臣怀

民国,启红,写手

启红段子 微虐

张启山视角:
“如果你不在五分钟内杀了他,国家就会覆灭。”

张启山定定的看着手边的这把枪,再看了一眼身边昏迷的二月红。
他们刚从斗中死里逃生,二月红一出盗洞就因为伤势过重昏迷。眼下山中无一人,已是黄昏,天色就要暗下去。他刚要背起身边这人疾步向来时的路走,耳边却轰然一声炸响。
那声音从四方八方入耳,紧接着右手一沉,凭空握住了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枪柄。
杀,还是不杀?
以红二现在的状态,要让其毙命于此地易如反掌。只是一路上红家班相助无数,两人相交多年,手中扳机扣动如搬千斤石。
不知不觉间他俯下身,一手极轻极稳的扶住二月红的后脑,那人脸色苍白如纸,眉峰紧皱。张启山抬手,枪管对准了二月红的太阳穴。
鲜血溅满他的袖口。
耳边如洪钟般撞响的倒数声乍然停止。
张启山手一松,枪滚落在地上。二月红没有睁开眼,只是眉头松了下去,除了脑袋边上的血汩汩流出,没有任何动静。
他瘫坐在地,垂下头去,无比疲惫地吐了口气。




二月红视角:
“如果你不在五分钟内杀了他,不日丫头就会死于无药可医。”

二月红站在张启山身后,那人刚踏入他的宅子里,正端着一杯茶仰头饮尽。
他曾戏言这般喝法不知道要糟蹋多少工匠的技艺,也知不是谁的茶都能这般喝。张家和红家班的关系错综复杂,非三言两语能说的清。
他闭目,那般怪声在脑海里回荡,字字如重锤砸落心上。
常服袖中的手紧握着一把刀刃,二月红在心中比量了一番。凭着张启山对他的信任程度,如果要出其不意偷袭,大概从明日起长沙城便要彻底被打乱格局。
杀,还是不杀?
耳中的倒计时分秒逼近,他向前走了几步,不受控制地抬起了手。
…..罢。
最后一刻轰然敲响,二月红倏忽松懈下来,不知是何滋味。
罢罢罢!他二月红约莫是着了邪,被什么东西上了身,竟也会信这些莫名其妙来的鬼话。
“二爷?”张启山出声。
“无碍。”他回神摇了摇头,几步上前在那人身前坐下,不紧不慢地斜上一杯清茶。


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……x之前那个虐cp梗。这次写的马马虎虎将就一下x

评论(3)

热度(35)

  1. 楚北凉臣怀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