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怀

民国,启红,写手

【启all】x九门 肉 段子合集

二月红
大指压着烟盒倒出一根,咬着烟嘴点上,半苦涩的味道熏进喉咙里又缓缓吐出,呛人的很。
“掐了。”
张启山就听着旁边的二月红淡淡道一句“唱戏的嗓子金贵”,无声的笑了笑,随手掐灭。



半截李
“老李……”
“大佛爷,”半截李打断他的话,两手往床梁上一抓把自个儿撑起来,脸色阴阴的,“这事下次甭找瘸子我,——这罪,老子受不起。”



陈皮阿四
“把你手里的铁皮蛋子扔掉,”张启山解下军带,金属掉在地上清脆的“啪嗒”一声,边踱步走近道,“今个哪儿的都用不着。”



吴老狗
吴老狗手心汗津津的扣死在木头上,脸上的表情有点挂不住,咬着牙直挺挺的躺那。
“佛爷,”他道,看着那人半晌挤出一句,“手下留人。”



黑背老六
等那股不知道哪来的邪门劲过了,墓道里就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。
“六爷,”张启山拍了拍刀客的肩,喉中泛痒,“张家欠你个人情。”



霍仙姑
“霍姑娘,女人在床上的时候,不能太聪明。”
霍仙姑咬着牙,用潮红的脸和呢喃的鼻音应了张启山的话。



齐铁嘴
近三更,张启山坐在椅子上抽着烟,烟头一明一灭,床脚那架可怜兮兮的墨镜片也跟着一明一灭的反光,边缘碎了点。
“老八,”他说,“明天码头上有艘船,打点收拾下,早点走吧。”



小解九
解九一辈子没干过这种事,按说以他的性子,之前该看的书也看了点,要问人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讲出口。
所以到这关口的时候,他琢磨了半天也没挤出来什么字,干脆闭眼由着军人吻了下来。
“解九,放松点,”张启山说,“半夜拿着枪请医生来张家,这事我不想干第二次。”







如果写all启就太…精神污染了…于是放弃了。

评论(8)

热度(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