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怀

民国,启红,写手

【启红段子】冬至[略苏x

这天冬至。

军靴一步步碾在雪上,一路走过去,脚印下的冰雪融化了部分,露出半黛色的青石砖瓦。张启山慢慢呼了口气,朦胧的白水汽熏在鼻翼间,湿暖后留下寒冷烙下的红印子。

他听见后面那人跟着他走的步子,极轻极稳,连雪都不被触动。他有时候想那人眼底还剩下什么,淡淡的一汪潭水,干净到可怕。

“天冷了。”二月红忽然出声,张启山有些诧异的转过身去看他,人就那么穿这件袄夹,披了长褂,眼神定定的望着漫天纷纷扬扬的雪戎。好半晌,像是回过神来,冲着张启山淡淡一笑:“是红某忘了,佛爷可是东北人,长沙这点冷可不算什么。”

他一时语噎。

张启山的眼神倒也不避,军人独有的锐气直直盯着二月红。不过一会儿反是二月红移开目光,道:“怎么了?”

他摇头,上前一步,解下身上披着的貂裘迎风展开,为那人披上。

“回去吧。”张启山骨节分明的手为人系好貂裘的前带,他比二月红高上半个头左右,此时低首,把眼底的一切都叫二月红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没有人再出声,只有一呼一吸间朦胧的白水汽,和吱呀远去的雪声。

评论(2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