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怀

民国,启红,写手

启红段子 微虐

张启山视角:
“如果你不在五分钟内杀了他,国家就会覆灭。”

张启山定定的看着手边的这把枪,再看了一眼身边昏迷的二月红。
他们刚从斗中死里逃生,二月红一出盗洞就因为伤势过重昏迷。眼下山中无一人,已是黄昏,天色就要暗下去。他刚要背起身边这人疾步向来时的路走,耳边却轰然一声炸响。
那声音从四方八方入耳,紧接着右手一沉,凭空握住了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枪柄。
杀,还是不杀?
以红二现在的状态,要让其毙命于此地易如反掌。只是一路上红家班相助无数,两人相交多年,手中扳机扣动如搬千斤石。
不知不觉间他俯下身,一手极轻极稳的扶住二月红的后脑,那人脸色苍白如纸,眉峰紧皱。张启山抬手,枪管对准了二月红的太阳穴。
鲜血溅满他的袖口。
耳边如洪钟般撞响的倒数声乍然停止。
张启山手一松,枪滚落在地上。二月红没有睁开眼,只是眉头松了下去,除了脑袋边上的血汩汩流出,没有任何动静。
他瘫坐在地,垂下头去,无比疲惫地吐了口气。




二月红视角:
“如果你不在五分钟内杀了他,不日丫头就会死于无药可医。”

二月红站在张启山身后,那人刚踏入他的宅子里,正端着一杯茶仰头饮尽。
他曾戏言这般喝法不知道要糟蹋多少工匠的技艺,也知不是谁的茶都能这般喝。张家和红家班的关系错综复杂,非三言两语能说的清。
他闭目,那般怪声在脑海里回荡,字字如重锤砸落心上。
常服袖中的手紧握着一把刀刃,二月红在心中比量了一番。凭着张启山对他的信任程度,如果要出其不意偷袭,大概从明日起长沙城便要彻底被打乱格局。
杀,还是不杀?
耳中的倒计时分秒逼近,他向前走了几步,不受控制地抬起了手。
…..罢。
最后一刻轰然敲响,二月红倏忽松懈下来,不知是何滋味。
罢罢罢!他二月红约莫是着了邪,被什么东西上了身,竟也会信这些莫名其妙来的鬼话。
“二爷?”张启山出声。
“无碍。”他回神摇了摇头,几步上前在那人身前坐下,不紧不慢地斜上一杯清茶。


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……x之前那个虐cp梗。这次写的马马虎虎将就一下x

问问

更民国原创 军阀 bl 有人看吗
短篇已完结
我就问问…。

【启all】x九门 肉 段子合集

二月红
大指压着烟盒倒出一根,咬着烟嘴点上,半苦涩的味道熏进喉咙里又缓缓吐出,呛人的很。
“掐了。”
张启山就听着旁边的二月红淡淡道一句“唱戏的嗓子金贵”,无声的笑了笑,随手掐灭。



半截李
“老李……”
“大佛爷,”半截李打断他的话,两手往床梁上一抓把自个儿撑起来,脸色阴阴的,“这事下次甭找瘸子我,——这罪,老子受不起。”



陈皮阿四
“把你手里的铁皮蛋子扔掉,”张启山解下军带,金属掉在地上清脆的“啪嗒”一声,边踱步走近道,“今个哪儿的都用不着。”



吴老狗
吴老狗手心汗津津的扣死在木头上,脸上的表情有点挂不住,咬着牙直挺挺的躺那。
“佛爷,”他道,看着那人半晌挤出一句,“手下留人。”



黑背老六
等那股不知道哪来的邪门劲过了,墓道里就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。
“六爷,”张启山拍了拍刀客的肩,喉中泛痒,“张家欠你个人情。”



霍仙姑
“霍姑娘,女人在床上的时候,不能太聪明。”
霍仙姑咬着牙,用潮红的脸和呢喃的鼻音应了张启山的话。



齐铁嘴
近三更,张启山坐在椅子上抽着烟,烟头一明一灭,床脚那架可怜兮兮的墨镜片也跟着一明一灭的反光,边缘碎了点。
“老八,”他说,“明天码头上有艘船,打点收拾下,早点走吧。”



小解九
解九一辈子没干过这种事,按说以他的性子,之前该看的书也看了点,要问人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讲出口。
所以到这关口的时候,他琢磨了半天也没挤出来什么字,干脆闭眼由着军人吻了下来。
“解九,放松点,”张启山说,“半夜拿着枪请医生来张家,这事我不想干第二次。”







如果写all启就太…精神污染了…于是放弃了。

【黑瞎子中心段子】#八面玲珑#

#八面玲珑##黑瞎子八题#

8、解雨臣
“准备好了?”解雨臣一边问一边系好领带,这时候没有霍秀秀帮他,但这也正是他希望的。
黑瞎子活动活动肩部,仍是不怎么适应西装革履。他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平静,心里已经紧张到无以复加。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,拍了拍年轻的肩膀。
两个人身后跟着一批伙计,解家人走出门去,直奔新月饭店。
黑瞎子仍然记得那天的场景,混乱中有人说着“解家竟然请到了黑瞎子”“琉璃孙”“小九爷”,但他一路也只是旁观,在最后动手的时候才出手。
解雨臣的路,终究要解雨臣一个人走。

【黑瞎子中心段子】#八面玲珑#

#八面玲珑##黑瞎子八题#

7、苏万
苏万躲在巷子里,手里紧紧的攥着黑瞎子塞给他的一把枪。他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拼命发抖的腿上,可惜没什么效果。他拼命的听着巷子外面的声音,但风吹过来什么都听不到。
几分钟前黑瞎子对他交代“不要出声,握紧枪,不要手抖,不要随便跑出来”说完这句就窜了出去。那真的是窜,黑瞎子的身上非常敏捷,苏万一眨眼他人就不见了。
过了不知道多久,他站在原地快要被自己脑子里的混沌和胡思乱想逼疯掉,心想着黑瞎子完蛋了他也别想活,一咬牙攥紧枪就冲了出去。
黑瞎子就蹲在外面。周围全是倒下的人。苏万送了口气,刚想开口骂一句,就看见黑瞎子站起来一脚结果了唯一一个还在喘气的人。
他僵在那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
这个人和他认识的那个黑瞎子,还是差太多了。

【黑瞎子中心段子】#八面玲珑#

#八面玲珑##黑瞎子八题#

6、王胖子
“……想我胖爷也是闹过新月饭店的人,好家伙,那会儿小哥拿了东西就跑,胖爷和小天真抡着拳头就上……”王胖子吹的唾沫乱飞,听得一边的黑瞎子直笑。胖子说了半天口干舌燥:“你笑啥?”
“没啥,就是想起以前也有人闹过那饭店。”
王胖子奇了:“哟呵,我还以为只有小哥那种与世隔绝的人才敢,还有哪个这么大胆子?”
黑瞎子就笑,也不回答,只说那次在场的人对那娘炮的颜色都留下了老大的心理阴影。
王胖子一个人被留在满地酒瓶的场子里想了好一会,才一拍大腿,想起了解雨臣那身粉红衬衫。

【黑瞎子中心段子】#八面玲珑#

#八面玲珑##黑瞎子八题#

5、霍秀秀
“其实不交房租也可以,”霍秀秀慢悠悠的在黑瞎子面前坐下,小姑娘从随身带的篮子里取出一样样精致的点心摆在盘子里,推到对面没来得及穿上上衣的、裸着上身的黑瞎子面前。“来尝尝新的花样,好吃我就去给花姐送上一点。”
黑瞎子直觉觉得有什么不对,但霍秀秀赶巧碰上了他在擦地的时候闯进他家门。黑瞎子只得拿了一块点心咬了一口,然后凭借着多年对肌肉良好的控制训练才保持住面无表情。
“盐放多了吧?”他说,喉结极缓慢的上下滚动一回,咽了下去。

【黑瞎子中心段子】#八面玲珑#

#八面玲珑##黑瞎子八题#

4、吴邪
“你这是什么功夫……再练老子就要走火入魔了。”吴邪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水,一双眼睛已经僵化的睁着,比正常人慢好几秒才眨一下眼。
黑瞎子就笑,也不说话,只是脚步一转朝着下意识躲避的人额头上敲下去。
吴邪一句粗口蹦出去好几步,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,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练功练的。
“最累的时候最不能放松警惕。”黑瞎子说。
“你狠。”吴邪咬着牙,觉得头上又肿了个不小的包。

【黑瞎子中心段子】#八面玲珑#

#八面玲珑##黑瞎子八题#

3、霍老太
黑瞎子在他眼疾还不太严重的时候从陈皮阿四那接了这个差事,他也不是没见过风华正茂的霍仙姑,那时候当真是天上来的女人一样明艳动人。可这种女人碰不得。
可惜时光一转就是几十年,当初媚骨天成的女子也成了如今空有其势的霍婆子。而他自己,虽然面上从未老去,血肉器官也一寸寸枯竭。黑瞎子站在霍家的宅子里,一时间也颇有些感慨。老九门的时代早早过去了,新生的和苟延残喘的都在走。
最终他也只是咬了口糕点,听着霍婆子的讲述,怀念着小时候家里下人的手艺。

【黑瞎子中心段子】#八面玲珑#

#八面玲珑##黑瞎子八题#


2、张起灵
哑巴张刚被救出来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,交给了黑瞎子看着。黑瞎子对这人很有兴趣,除了一日三餐外还弄来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,大烟,点心,像是指望这个闷声不吭的人能变出什么新花样。
直到陈皮阿四指名点姓带着哑巴下斗,黑瞎子知道这是准备把人丢在里面。但他还是跟着去了,觉着这个浑身上下透着古怪的人会有些让人想像不到的东西。
在斗里开出了粽子。哑巴突然在疯狂奔跑的几人中跳出,掰下机关开启墓门挡下那个大家伙。黑瞎子挠了挠头,哟呵笑了声。
“你叫什么?”黑瞎子问。
“张起灵。”这人在被黑瞎子缠问了无数次后,终于应声。